在這章中,魔術師荒耶宗蓮終於展現其真正的意圖——「根源之渦」。「根源之渦」記載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過去的事、現在正發生的事;一切現象的根本,也就是「真理」。而兩儀式所擁有的直死之魔眼,可以看到萬物的死,也就是萬物的「真理」。兩儀式的身體,透過直死之魔眼連接著「根源之渦」。於是,兩儀式在調查時被荒耶綁架,而橙子與黑桐則前去拯救。

而本章出現了另一個關鍵人物——巴。他是從荒耶實驗的公寓裡逃出來的人,之後被式所救並收留。而巴所逃出的公寓的其中一側,裡面的住民其實都在重複著「朝生暮死」的一日輪迴。這是荒耶的實驗,想看看在千萬次不斷重複的死亡螺旋中是否會產生不同的結果,但,除了逃出去的巴之外,其他的人都在重複著相同的死亡。

這算是一種悲哀,不是嗎?我們每天的生活,又何嘗不是一種「朝生暮死」的一日輪迴?不甘願地起床,上班,吃午餐/午休,上班,吃晚餐,上班,回家洗澡,上個網聊個天,睡覺。隔天又是一樣的迴圈。把我們的生活拿出來重新放映,或許就是重複著一樣的螺旋,一樣的死亡。

「抱持著沒有盡頭的目標,
永遠得不到回報的群體,
世間稱之為『魔術師』。」

或許,汲汲營營,卻又茫然而不知為何汲汲營營的我們,也能自詡為「魔術師」?

本章算是重口味的了吧。戰鬥場面大增,不管是兩儀面對死屍群或是兩儀與荒耶的對戰,還有魔術師們的對戰都頗精彩,算是彌補了渴望的心吧XD。而本章故事的進行結構也很特別,像是混亂的插敘與倒敘,果然是符合這章「矛盾螺旋」那重複、迴圈的意象。

另外,巴的情感,也是本章的一個課題。荒耶說,巴的情感全是他所植入的指令。人偶,究竟有沒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意識?人偶所意識到的情感,是否是真實存在而有其價值的?這個議題似乎也曾在攻殼機動隊中出現啊。

後段出現的橙子也很酷。當我們有能力造出跟我們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偶,或是複製出跟我們自身一模一樣的人時,「我」,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或者說,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荒耶,你追求什麼?」
「真正的睿智」
「荒耶,你在何處追求?」
「只在自我的內心」
「荒耶,你的目標在何處?」
「你早知道的,就是這個矛盾螺旋的盡頭」

到最後,荒耶倒是變成悲劇人物了啊。最後,式跟黑桐要鑰匙的畫面,還真是難得的害羞與可愛啊~完全不像持刀跳下公寓追擊荒耶的式XDD




最後附上這章的主題曲


空の境界 第五章「矛盾螺旋」
sprinter
歌:Kalafina/作詞:梶浦由記/作曲:梶浦由記/編曲:梶浦由記

君と出会い
叶わぬ夢を見た
それはたった一秒で越える永遠

I'm calling 君を
守ってあげたくて
伸ばした指も震えてるそのまま 抱きしめた

僕等に出来る事はただ、生きているんだと
力尽きるまで 為す術無く叫び続ける、それだけなんだ
君に届く? 僕が届く?
絶望の甘さ打ち砕いて走り出すんだ 今すぐ
螺旋(せかい)の果てまで

I'm calling 遠く足掻く僕の唄が
君の頬を空に向けられたら
独りじゃない…

剥き出しの真実(ほんとう)が こんなカラクリの心にも
溢れ出すほど詰まっていたんだ

光の早さで消えて行く昨日へ手を振って
何処までも明るい砂漠を
今、僕等は時を蹴り走る

風に向かい破れた旗を振り
君のいない道を 僕は僕の為
行くんだ…
螺旋(せかい)の果てまで…

君に会いたい
君が恋しい
君に会いたい
君が愛しい

I'm calling 僕がここに居た証は
今もきっと君の瞳の中

I'm calling 閉じる螺旋に逆らって
哭いて叫んで消えて行く僕等は

生きて、いるんだ
此所に、いるんだ…

與你相遇 然後從不能實現的夢醒來
那僅是超越一秒鐘的永遠

I'm calling 想要守護著你
雖然我伸長的手指還在顫抖
但就這樣讓我們緊緊相依

我們能做到的 僅僅是活下去這件事
直到力氣用盡 為了無法繼續嘗試而吶喊
因為僅是這樣
就能傳達給你 我就能傳達出去
現在 讓我們打碎 這絕望的甘美 飛奔而出
直到這螺旋的盡頭

I'm calling 我仍在遠方掙扎的高歌
一旦你把臉頰向天空的方向一轉
其實你並不是獨自一人

裸露出來的真實在如此的機關外側
像是快滿出來的一樣填塞其間
朝光速般快速消逝的昨日揮手道別
在這片不管到何處都一樣明亮的沙漠
如今 我們踢去時間全力奔馳

迎著風 奮力揮著破損的旗幟
沒有你的路 我要為了自己而走
直到這世界(螺旋?)的盡頭

想要見到你 你是如此令人愛慕
想要見到你 你是如此令人愛憐

I'm calling 我存在在此的證明
現在也一定在你眼裡吧

I'm calling 違背這封閉的螺旋
哭喊著的 逐漸消逝的我倆

曾經活過
存在於此

全站熱搜

nidhog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